回路出错 · 北大空洞

FF7 萨菲罗斯
杂食爱好者
手帐爱好者

FF7 不知所终

警告:萨菲罗斯BG暗示有。

安杰尔x萨菲罗斯有。

不过在我心里,其实萨菲罗斯从始至终没有CP。


1

萨菲罗斯站在窗前,感受着米德加那带着魔晄味的湿冷的风以及夹杂其中的苦涩雨丝。


冷到骨子里……和这幢大厦以及这座城市一样。


也许,这个星球也是?


萨菲罗斯知道人们是怎样评价自己的,那些窃窃私语随着自己军衔的不断上升渐渐隐藏到了暗处,但从不曾停歇过哪怕一秒……而这一切让人厌烦的琐碎对于和星球以及身周的一切产生归属感没有丝毫帮助。


<……冷酷、钢铁一样的神经、不可动摇、没有软弱的情绪……看那,那个神罗制造的得意之作……那尊大理石……>


但萨菲罗斯知道自己不是,即使他曾那样地努力过,被迫或者自发地将自己与他人隔离,杜绝一切受伤的可能。远离那些藏在憧憬下的猜疑、好奇;远离那些潜伏在赞扬下的恐惧、讥讽乃至每一束狂热盲目毫无意义的目光。理所当然地,也无从感受所谓的温暖、安全、情谊和幸福。


“萨菲……”从背后伸来的强壮手臂环住了萨菲罗斯的腰,他放纵自己顺从那手臂的力量靠到了背后的胸膛上,“不冷么?”


没有回应这不期待回答的问题,不奈地皱眉想拉开对方将自己发丝拉得生疼的手,却被剥夺自由顶到了落地窗边上。


“我就要去执行任务了,不陪我么?”敏锐地感觉到对方身上微微的烟味,想要发作却终是忍耐地别开了脸。


“哼,只有这种时候才来找我么?”即使话是这么说,但对方似乎足够了解萨菲罗斯以至于完全没有停手的意思。


被禁锢在手臂,胸膛和冰冷的落地窗间的狭小空间里。萨菲罗斯感到一种近乎晕眩的脱力感,前方的冰冷与身后的火热就像是赤着身体躺在手术台上一样。明明是暴露在充满消毒药水味的冰冷空气以及更冰冷的视线中,却还是因为药物注射而心跳过速,无力地燃烧着。


在晃动的视野里,套着手套的手无力地在光滑的窗上打着滑。


萨菲罗斯突兀地想起了很久以前的那个艳阳天……


身后的男人干净温暖地笑着说:“你好,我叫安杰尔。”


2

萨菲罗斯从实验室的淋浴房疲倦地步出。潮湿的刘海已经过长,贴在脸上刺到眼睛都是那么让人不耐,随手把它们往后拢去。想到最近和安杰尔间越来越多的沉默,萨菲罗斯有种被沼泽不温不火地往下拖的紧迫感,但能做些什么呢?本就比不上安杰尔和杰尼西斯自小的情谊,自从杰尼西斯的伤口迟迟不愈,相处已经变得越来越困难。萨菲罗斯有些愧疚于伤了那个总爱挑战自己战士,但也只是有些而已。


<那并不是多严重的伤,假如它不是始终不好转的话。>


霍兰德的拒绝,安杰尔明明想说什么却总是回避的态度……一切都让人烦躁不安,简直就像阵雨前低气压,而他却连为什么都无从了解。


灯光穿过装着魔晄的容器在室内投下了诡秘的绿波,映在萨菲罗斯赤裸的足上,泛出了惨青的光泽。明明只是无害的冷光,却随着魔晄的翻涌,活物般择人而噬地狰狞着。


萨菲罗斯紧了紧浴袍。他从小起就有种固执的错觉,实验室里充满了在窃窃私语的魔晄雾气,伺机将人拖往无法回头的地方。所以哪怕之后明白那只是灯光透过魔晄营造的视觉错觉,仍不自觉想将自己与之隔开。


<毕竟谁都会害怕未知……>其实萨菲罗斯觉得自己之所以可以永远显得不可动摇、冷静镇定就是因为他的生命里已经有太多太多未知,以至于完全不需要大惊小怪歇斯底里。


<……总有一天我会知道一切。>这份笃定一定程度上可耻地来自于HOJO。那个科学家总是以一种激怒他的态度掌控规划他,并且给出一些模棱两可的信息挑逗他去猜测。萨菲罗斯仿佛能看到那个科学家多么期待真相大白时自己的表现。


真是讽刺,假如世上有对众生一视同仁的人的话,恐怕就是他了。谁都是他的小白鼠,区别只在于有些在他的玻璃箱里,有些则不。


“博士请您在任务回来以后再来一次。”


“恩。”


<生面孔啊……以前的那个被处理掉了吗?哼……关我什么事呢,我的处境也没好多少。>


3

踏进门的时候,HOJO正背对着门弯腰盯住屏幕上的数据。完全不想和这个扭曲的造物有任何必要以外的交流,萨菲罗斯敲了敲桌面算是示意自己的存在。


“哦啊,你来了啊。” HOJO姿势不变,满是兴味地拖长了音,“去消毒室。”


萨菲罗斯虽然面上不显径直走进消毒室,心里却奇怪居然不是数据收集的流程。想到HOJO常常理智屈从狂想的风格,心中更警惕了几分。


“裤子脱了,”HOJO边戴手套边准备碘伏,“数据明天再测,今天先取精子样本。”


萨菲罗斯心下一惊,接着便按耐不住厌恶和不耐。又是些异想天开的观察研究,社长到底是怎么想的才会为这些项目拨经费。


“我自己消毒。”不管怎么说, HOJO亲自替自己消毒哪怕仅仅停留在设想上,都让萨菲罗斯充满违和。


“哦?”HOJO拖长了音从眼睛片上方扫了眼萨菲罗斯冷漠的神色,“是害羞了吗,其他实验消毒的时候怎么没有呢?”


萨菲罗斯不愿落了下风站直了对上探究的目光,心下了然对于眼前的人来说,所有的实验都是一样的。受到刺激射(和谐)精和划开皮肤流血,只是表明设备运行良好的指标。


“快点,消毒不彻底样本会混进病毒。”


脱下衣物接受消毒,萨菲罗斯本来以为自己会感到羞辱愤怒,但其实什么都没有。也许这要得益于HOJO那种仿佛给小白鼠消毒的熟练快速,以及碘伏挥发出的熟悉气味。


冰凉的触感和暴露在空气中并不能让萨菲罗斯放在心上,但他总是像个新兵一样时不时有些不痛不痒的不配合。因为不配合和别扭才是正常人该有的反应,从前理所当然服从的自己才是错误的,和HOJO一样,在众人眼中是异质的存在。


HOJO从来没有为此说过什么,在他那种波澜不惊的态度下,萨菲罗斯的抗拒也不得不变成了例行公事一样的存在。萨菲罗斯能够察觉到这个扭曲的男人没有说出口的讥嘲,你永远不可能回到平庸的凡人那里去,无论你做什么。这是份可憎的妥协和默契,奈何萨菲罗斯在被评估观察的同时,他对于“人类”的模仿和观察也是从HOJO开始。


“那是量杯,需要杂志吗?”HOJO不紧不慢地脱掉手套整理着瓶罐和棉球。


“不。”看着封面上搔首弄姿的女郎,萨菲罗斯忍不住皱眉。


“哎?难道你还是喜欢年纪大的女人吗?”HOJO聒噪的声音里满是轻视,“完事了把样品拿给我。”


自动门随着HOJO的离开重新合上,萨菲罗斯绷紧了下颚一语不发。对于安的一切他早就发誓藏在心底,不容任何人置喙。但HOJO显然早就洞若观火。


伸手抚慰着自己,萨菲罗斯对于在这样的时刻想起安的自己厌恶极了,对于HOJO十年如一日的排斥反而不算什么了。生理性的感受开始鲜明起来,萨菲罗斯发现自己已经很久不曾想起安了,连她的脸都快要记不住了,只记得她有一头棕红的长发,总穿一身职业套装。


那时他还在接受训练,从训练场地走回实验室前,要把训练用的兵器还回仓库。安是仓库的调配员,她很沉默但总是微笑。她和实验室,训练场上的人完全不同,平静却充满生机。可是直到她调走了萨菲罗斯始终不曾和她说过话。


释放的一瞬,萨菲罗斯吐出来一口浊气,感到前所未有的疲惫。踏出神罗总部,见过各色各样的人后,萨菲罗斯才明白,那种生机勃勃的姿态,本该是最平凡的常态。


4


例行检查之后,萨菲罗斯在不短的一段时间内不用再面对HOJO的脸。但是,日子并没有变得更有意义一些,萨菲罗斯清晰锐利剖开自己虚假的忙碌,明白自己就像踩在早春的河冰上,每一天都过得虚浮而不知所谓,随时会被不安的预感拖下河。但是,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清晰过,从来没有如此不可忍受过,自从他已品尝过伙伴的滋味。假如他不曾真心笑过,就不会那么恶心对着记者和崇拜者微笑的自己。


萨菲罗斯简直憎恨起来了杰尼西斯和安杰尔,为什么要出现在他的生命里呢?


萨菲罗斯扔下手中的叉子,凝视着餐盘,狼藉的酱汁下的不锈钢材质倒映着一个扭曲模糊的人影。


“太肮脏了……”


萨菲罗斯面无表情地呢喃。


午休结束后,萨菲罗斯就像往常一样投入到工作里。虽然没有接到外出的任务,但神罗社长下午将要参加一场慈善晚宴,他被要求随行。


萨菲罗斯冷着脸跟在社长身后,迅速回忆着建筑平面图和防卫布置。


“萨菲罗斯,”社长在进门前回头,“别总是冷着脸,许多人都很仰慕你呢。”


对上神罗社长深沉的双眼……萨菲罗斯控制住自己没有偏开视线。


“是。”


“哈哈,这就对了,今天还有个采访呢。到时候可要好好表现啊。”社长满意地笑着转回身走进大厅。


心机深成的战争贩子……


萨菲罗斯勾起嘴角微笑起来,但内心却感到作呕。只要有机会,这个男人就会乐此不疲地把自己展示在众人面前,就像炫耀名犬宝马。他夸耀着萨菲罗斯的武力一如夸耀自己的力量,得意萨菲罗斯的美丽就像得意自己的珍宝。


晚宴没有什么好说的,千篇一律乏善可陈。萨菲罗斯举着杯子站在角落,想起刚才那些充斥了社交用语的试探和恭维,庆幸路法斯的到场让自己能够脱身。相比吉祥物一样的神罗将军,果然还是社长独子更能吸引那些逐利的豺狼。


“将军原来躲在这里吗?”可惜平静的时光总是容易被打破。


“主任不也是吗。”并不优雅得体的语气。萨菲罗斯没兴趣在两人独处时,还对着一个知根知底的人装样子。


曾笑了起来,似乎是为了萨菲罗斯经年不变的直接。


“萨菲罗斯,你就是这样,社长才乐此不疲啊。”


5

杰尼西斯离开神罗的时候,萨菲罗斯没有送行。毕竟谁会料到一次普通的任务,就是离别呢?


后来的一切都脱出了轨道。


萨菲罗斯再一次发现自己不擅长许多东西,比如守护、比如挽回、比如妥协。


因此,看似拥有一切的他,最后却一无所有,也是很久以前就注定了的结局。


在萨菲罗斯第一次被冠以英雄时,在萨菲罗斯第一次执行任务时,在萨菲罗斯降生于世第一次感受母体外凛冽空气时,或许更早,在露克蕾西娅接受注射的那一刻。


在怎样的环境里,接受怎样的教育,受到怎样的对待,萨菲罗斯即使做到了最好,却始终局限于一个必然的宿命。


我曾有过机会守护重视的人吗?


他看向笨苹果。


我曾有过机会挽回重视的人吗?


他坐在1st休息室中。


我曾有过机会对永不可及的完美妥协吗?


他站在着火的尼布海姆。


但是最后他还是经由这些选择走向了这样的末路。


最后看了一眼往昔的种种,萨菲罗斯融化进了魔晄中。


大约他的人生就是这样,在一片虚无里把路走绝。之后无论还会遭遇什么,都没有什么可以动摇的了。


END


评论(2)
热度(23)
2014-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