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路出错 · 北大空洞

FF7 萨菲罗斯
杂食爱好者
手帐爱好者

FF7 万事屋竭诚为您服务

*CS向

*作者脑子有洞

*如果文中充斥逗比,一定是因为作者本身是逗比写不来正经人的错

1.

冬季的时候,这个小镇并不常常下雪,只有干冷的风吹得人们佝偻起肩背,缩着脖子匆匆赶路。

萨菲罗斯开了条窗缝,满室湿热的情欲气味逐渐散去。

随意披了件浴袍走进厨房,好不容易翻出最后一包速溶咖啡。在等电水壶烧开水的间隙里,萨菲罗斯出神地想起床边那些打了结的橡胶套,一塌糊涂的床垫,还有眼前水斗里堆叠的碗盆。应该清理一下,假如做个扫除,这个房子一定会让人更舒服一些,起码能在干净的沙发上蜷起来打发一下时间。

水的沸腾将他的注意力拉了回来,萨菲罗斯用小勺子搅拌了一下浮在水面的粉末。嗅着咖啡可靠的香气,他突然又觉得根本没必要揽下这些麻烦,克劳德下午就会回来了,到时候让他来就好了。啜饮了一口咖啡,萨菲罗斯感觉自己终于足够清醒来进行日常。

端着咖啡杯走向书房,懒洋洋地坐到那张摆满杂七杂八委托书的工作台边,真是提不起干劲的工作,但是不整理委托单和账单的话,克劳德虽然不会说什么但是肯定会自己来做。这种天气一个人睡未免太冷了。

唔……村长家的小姑娘走丢了猫,那个开杂货店的老人要求清理烟囱壁炉,还有要求送信、修脱排油烟机的。啊啊,这家的油烟机又坏了吗?老旧到克劳德都搞不定还不如买个新的。

一边默默想象克劳德鸡飞狗跳地完成这些千奇百怪的委托的样子愉快吐槽,萨菲罗斯一边感觉自己的大脑终于兴奋地进入工作状态了。按照费时程度和路程远近安排克劳德一天的行程,这种事情有点像后勤,不过考虑一下自己抓猫的样子,萨菲罗斯严肃地纠正自己,这也算是统战部做的事呢。这些千奇百怪的委托就算要做也是等扎克斯蜜月回来拖上他一起还差不多。有他那个元气满满的大嗓门,自己和克劳德才能不那么显眼。

天知道为什么都退伍2年了,还有杂志登自己的街拍。【救卡在排水管里的猫的英雄的英姿】让自己被笑了一个月。萨菲罗斯出门买颗白菜都要顶着摊主微妙而亲切的眼神,只因为那只猫就卡在菜市场的对门口。


2.

趁着克劳德没回来,萨菲罗斯准时登陆了网页游戏把菜地里的菜都收了一遍,顺便重点照顾了杰尼西斯的菜园子,务必不漏下任何一颗能偷得菜。在这方面,他和杰尼西斯的想法和做法高度统一,互不相让。

克劳德一直不能理解两个前1st怎能如此无聊,对此萨菲罗斯表示毫无压力。显然,在他看来,自己从来没变,出问题的是之前明显对自己有着不切实际幻想的克劳德。难道他以为神罗英雄就天天思考怎么拯救世界吗?天知道任务单都是拉扎德发给自己的。

哐哐哐的敲门声从楼下传来,萨菲罗斯满脑子都是扎克斯的大嗓门在嗡嗡作响,开门的时候简直无法直面邻居的视线……

天呐,扎克斯就从来不会感到尴尬的吗?萨菲罗斯稍微有点怀念在神罗的日子了,毕竟作为上司和前辈他有着充分的威慑力和良好的形象。比起现在,那会儿的扎克斯是个多么让人怀念的规规矩矩的棒小伙啊。


“天呐萨菲,克劳德不在家吗。瞧瞧这屋子,多久没打扫了。”灰尘扑扑的黑发男人咚得一声把行李放在客厅里,又把沙发上的东西全部堆到另一头,毫不客气地一屁股坐了上去。


萨菲罗斯看着乱七八糟的沙发,决定克劳德回来前都不会再坐上去了。


“他下午回来。”


“棒!爱丽丝先去市场买菜了,有小clu晚上可以吃顿好的了。”


“需要去帮爱丽丝提东西吗?”萨菲罗斯秉持着基本习惯问。


“不啦,她让我先过来把东西给你。”黑发男人抓了抓后脑勺,从屁股口袋里掏出一封信交给立刻靠过来的萨菲罗斯。

“我们去金碟游乐场的路上遇到的文森特,他说自己有头绪了。”


3.

克劳德和扎克斯一起在厨房做晚饭。爱丽丝进门放下食材就挽起袖子,准备拯救这个乱七八糟的屋子。萨菲罗斯抢先把家里到处藏着的安全套、润滑剂以及奇怪的残骸都悄悄收拾到了空抽屉里,等回头再塞回去。

他好歹还是没能做到干看着女士辛苦,绑了个大马尾穿上围裙给爱丽丝打下手,满脸困苦地拧着拖把。要是有人来问萨菲罗斯为什么那么讨厌做家务的话,他会说这都是职业病造成的。


想当年,萨菲罗斯是干什么的?!


神罗英雄。


这个职业最重要的元素是什么呢?不是能打,英雄上战场也不是光拼单兵作战能力的呀。重要的是无时无刻都坚毅冷峻、帅气逼人,英俊不羁啊。如果穿得和小兵一样,戴着个毫无辨识度的头盔摸爬滚打满头是血,全身臭汗的话,谁还会被忽悠来当兵啊。

有好些天真的姑娘以为自己在神罗的最黑暗的回忆是宝条的精神污染,萨菲罗斯总是不否认、不承认微笑着转移话题。其实,最可怕的是公关部门的莉迪亚夫人才对。

在莉迪亚夫人亲切的训练课程里,她永远稳定、平和、微笑着让萨菲罗斯再走一次,再笑一次,再喝一次水,再把扣子解一颗。无论你是杀气凛然,还是灰心欲死,她永远不会垂下那个恰到好处的微笑,坚定而充满鼓励地看着你。


你可以的,请再来一次,转身要利落轻盈。


请注意风向,你的头发很完美,让它表现得更完美。


……


呵呵,萨菲罗斯在成为英雄后的这些年里,简直做不到在任何不熟悉的人面前擤一下鼻涕,哪怕他难受得恨不得把手指捅进鼻腔。避免擤鼻涕——他连想一下都充满了罪恶感地打哆嗦——只是如何做好一个英雄的日常里比较极端龟毛的细节。萨菲罗斯觉得自己在深重的心理阴影下,活得一会儿像个精品陈列柜,一会儿像个自走魔晄炮,就是不像个兵营里正常的铁血纯爷们。

所以说,在他能够做到让头发飘逸出迷人的弧度,清爽帅气地打扫房间前,他拧拖把的每一下,都是在拧自己敏感脆弱的心。

把心拧干以后,他尽量显得自然地拿起抹布,谨慎地把陈列架上的旅行纪念品挨个擦干净拿下来,好给爱丽丝腾出更好的作业空间。

“看来,你还是不擅长这些。”爱丽丝抱着手臂对着萨菲罗斯笑了起来。

“我比较擅长让擅长的人来做擅长的事。”前神罗英雄看向厨房的目光就像火一样炙热。

“别秀恩爱好吗,你得学学独立生活,”爱丽丝一边和木板上的污迹奋斗一边叹气,慈爱得活像克劳德的妈妈,“我保证不会看着你的,快去拖地,你在~我~眼~里不存在。”


TBC

评论(6)
热度(58)
2014-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