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路出错 · 北大空洞

FF7 萨菲罗斯
杂食爱好者
手帐爱好者

FF7 过客

1

战场上的空气弥漫着硝烟的苦涩, 粉尘在阳光下散发着金色的光芒,帐篷里的空气肆虐着血气,制服的每一处都浸染着枪油、钢铁的刺鼻气味。


永远无法找到一刻放松自己的肌肉,总是绷紧了随时待命。靴子和衣摆满是泥土血迹,只要在战区待上两天,就不会再费心去弄干净这些。所有人的表情都像蒙在一层灰下一样,战胜的欢呼也好,重伤将死的痛苦也好,都有种盲目麻木的灰色。简直就像前线的水和食物一样,不是冷的也不是热的,半冷半热地滑过皮肤和食道。


即使正宗再锋利,也划不开这茄一样的灰色。


沿着正宗的轨迹,血溅得到处都是。汗水合着不知名的液体在脸上冲出一条痕迹,平静下来的战场上吹起的风让欲干未干的感触鲜明的不可忍受。


想要洗掉,想要擦掉,不能忍耐。


回去的路上,染血的娃娃被遗弃在焦黑的民房墙角,濒死伤员的哀声似乎被风吹散了……


2

因为负伤去取药的时候已经夜深了,这里的温差很大和模糊不清湿乎乎的米德加有很大不同,夜风吹过胸口带来一阵阵的寒意。刚要推门而进,门内却响起了刺耳的碎裂声。


“我,我没做什么……啊,萨菲罗斯长官……”


苍白乏味的年轻脸庞,慌张的眼睛太过简单明了让人甚至提不起探究的兴致。啊……还有黑眼圈,标准的前线新兵的脸,不戴头盔也只能淹没在人群里。


竖起食指掩在唇上。嘘……夜深了,让我们享用片刻安静时光吧。


“安眠药。”扫过洒在地上的药片,“超过额定配量了,士兵。”


径自从柜子里拿出专配药物,卸下肩甲,脱掉外套,松开带扣。整个医疗室里,清创药水的嘶嘶声清晰地响起。血的铁锈味飘在消毒药水里……让人恍惚作呕的熟悉。


“我会当做没看到,士兵。”


涨红着脸颊收拾掉碎玻璃的新兵猛地抬头,“为什么呢?!”


“哼……”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有很多话是不能问出口的,果然还是新兵, “先努力活下去吧,自己去找理由。”


“你不是英雄吗!” 绕过乱糟糟的后脑捂住他的嘴,把这个莽撞的新兵压在怀里,他再努力一把就能把整个排吵醒了。在这里,能够歇斯底里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呢。怀里的脑袋很不安分地挣动,最后却搂紧了自己的腰,忍不住瞬间紧绷了肌肉。感受着胸口的湿意,只要用力一扭,这个菜鸟就永远不用痛苦了。


走回帐篷的路上,已经午夜了,铁幕般黑沉的夜空昭示了此刻是一天中最暗的时间。那些混乱的对话顽固地徘徊在心中。年轻的眼睛,执拗的质问,就像困兽。在神罗,这样可是活不下去的。


3

连续的作战,物资渐渐困难起来,前线开始以战养战。


这里的居民很英勇,虽然被抛弃了。劫掠有条不紊地进行,指挥士兵堵住出口、不留活口。显然,神罗虽然下了命令却不愿意在舆论上被指责。火舌和浓烟的掩映下,军队就像以合法的名义失控的野兽,这就是人类么。村庄里持续着暴行,我提着刀。刀锋快速地划开那些充盈着血的肉体,瓦解一切有效的反击。村民的一时血勇就像撞向礁石的浪花,来势凶猛却脆弱。


整个劫掠毫无悬念,除了西南方向出人意料的坚决抵抗,拿起无线电:“第三队队长,我是萨菲罗斯。立即增援西南角。” 


“明白,将军。”


村庄已经渐渐安静了下来,西南角却仍传来阵阵枪响。真顽强,除了亲自杀掉对方没有更好的方法来致以敬意,他们一定不会喜欢神罗俘虏的待遇的。


第三队队长显然很恼怒,摆出了手到擒来的姿态却被狠狠甩了一个巴掌。他是个标准的神罗老兵,惯于在平民和新兵身上建立威严和勇武,更不吝于让上司在自己身上找到优越感。这两样正是想在神罗军队混出些名堂的所有“凡人”必需的生存技能,因而学会忍受他是很必要的,当然,无视也是。


反抗者占据的是一间银行,往日用于保护资金的建造标准无疑为他们的防御提供了巨大帮助。更妙的是,他们有狙击手。这毕竟只是一座被抛弃没有军队驻扎的村庄,没有人想到要使用重武器,比起战斗更像是一场游乐,但情势不会一直如此。


当门被运来的重武器轰开,他们的命运已经昭然若揭。死狗般被扔到空地中央的男人,断掉的手脚折成了不自然的角度,随后被硬拖出来的女人尖叫着歇斯底里。队长命令士兵们围住他们,这样费力地生擒明显不是想让他们简单地去死。


恶感不能抑制地涌起,人对于同类为什么总能那么残酷,我也应该像这样来像个“凡人”吗。握住刀,真是让人倦怠的闹剧,快点结束快点解脱吧,除此以外我不能为他们做什么。


穿行过士兵,挥刀,人的颈子里喷射出大股的血,头颅沉闷地砸在地上弹到一边。充斥喧嚣肆意哄笑的空地只余下冷风的呼啸和梁木燃烧的噼啪声。


那么,轮到下一个了。我会动作利落,让那女人免于承受接下来那些节目。 


女人徒劳而疯狂地往我来时的缺口爬,甚至不需要向前赶一步,从背后直接结果了她。


“运走物资,动作快。”


士兵们收到命令一哄而散,目光躲闪而畏惧。


空地上转瞬就空了,正要迈步离开,却被毫不掩饰的瞪视刺痛了皮肤。随着军衔提升,很久没人敢这么做了。猛地扭头,是个士兵。


“为什么不服从命令。” 


士兵粗鲁地脱下头盔,惶惶然直视自己,像只败犬。


“只是些平民,”仿佛无法透气般突兀地停顿,“我们已经拿走了物资……为什么还要赶尽杀绝……”


似曾相识的“为什么”、在战场不合时宜的坚持,是那个活不久的新兵啊。


那么为什么要问我呢?为什么觉得我会有答案?这个世界本来就荒诞,很多问题无从解答。于我而言,连踏在星球表面的真实感都充满了虚幻,身为凡人的你难道不是应该比我更理解人的取舍选择吗?


“士兵的天职是服从。”教官给我的答案,现在送给你,满意了么?


他满脸无措地抬头看向自己,露出哀求的神色,好像这样坚持下去就能得到世界的妥协。一个被报道,海报,电视愚弄了的天真少年,居然想在地狱里实现梦想。走近端详他乏善可陈的脸,乱七八糟的金发软塌塌的,布满汗珠的额头,真像小时候偷喂的幼犬啊。


伸出手擦掉滑到他睫毛上的汗珠,皮革制的手套并不吸水,幼犬终于绷不住拼命眨眼睛。手套变得湿漉漉的了呢。如果这次小狗能逃出去就好了……


“这次能活着回去就退役吧,你真不适合神罗军装。” 有些想看穿汗衫的幼犬。


4

五台牺牲那些村子的做法让他们有余力在靠后的地方筑起坚固的防线,收缩的战线让他们的战力空前集中。高层却为了利益而对军队指手画脚,战事简直像噩梦。军队错失了战机不得不展开攻坚战。伤亡高的可怕,为什么我要在这里做这么愚蠢的事,用人命来填满那些壕沟?


“萨菲罗斯将军,社长亲令您务必在两天内突破对方防线,期待您不日凯旋。”


又是那个男人……简直是可笑的要求。但这正是我的意义了不是么,让神罗可以傲慢地在战场上横冲直撞。


第二天,带上正宗亲自行动。乱七八糟的战略战术已经没必要费心扭转了,只需要碾杀过去。


战斗就像穿上烧红的铁舞鞋,一旦开始就不能停下。天边是血一样的夕阳时,战场上已经没有站着的敌人。握住正宗的手僵硬疼痛,必须用宝条博士的药物了。


身边是来来往往打扫战场的士兵,独自走过坑坑洼洼的弹坑。大多数战死的士兵最后只能变成一块军牌,被送到亲人手中。不知道小狗怎么样了,那样的笨蛋早早就该离开战场。如果他不愿意,就借口裁军把他踢出军队吧。一旦做了决定,不安便减轻了。这次出征能遇到这个菜鸟新兵,也不全是那么糟糕了。


那是……


顿住步伐,早已习惯的血腥硝烟味像第一次握刀时那样,浓郁地钻进肺部。晕眩和疼痛突兀地苏醒了,用力睁大了眼……


是金色的发丝, 


<为什么!?>


混着血泥,


<你不是英雄吗!>


头盔的残骸,


<只是些平民,>


尘土和痛苦,


<为什么还要赶尽杀绝……>


放大的瞳孔,


<这次能活着回去就退役吧,你真不适合神罗军装。>


哈……果然是活不久的新兵么……


<如果这次小狗能逃出去就好了……>


END

评论
热度(14)
2013-0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