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路出错 · 北大空洞

FF7 萨菲罗斯
杂食爱好者
手帐爱好者

FF7 老总发家二三事 1

皮尔吉丹特·神罗从年轻时就展现出了与常人相比,非同一般的人品和胆识。没错!人品在前面。


“人品有时候比胆识,智慧重要多了。”皮尔吉丹特40多岁的时候挺着啤酒肚站在神罗最高层一脸唏嘘的说,“我,只是扼住了星球的后门而已。”


“皮尔卡档社长,您今天还有个会议。”


“嚓——”掐断了手里的雪茄。“告诉你了是皮尔吉丹特!!不要再让我听到卡裆!!!”


哎,即使如皮尔卡档这样的人生赢家,也总会有些伴随一生的痛楚,时时被不长眼,更加不懂惜命的人触动。


人们其实都不知道,正是这个奇妙的名字开启了星球大陆上一段波澜壮阔的时代。


皮尔卡档曾经也有过拜码头喊大哥的时代。他从自己父母那里继承了一家“神罗武器专卖店”。天天在肥头大耳的武器巨头间周旋发展。


在大概第100次被拍着肩膀“啊哈哈哈哈,皮尔卡档,你一直是个善解人意的人。”然后被抢占掉市场以后,皮尔卡档,不,皮尔吉丹特顿悟到了,弱者的天职就是服从,而我要成为星球最有权势的人!我要这天, 再遮不住我眼, 要这地, 再埋不了我心, 要这众生, 都明白我意, 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要那武器巨头, 都烟消云散!好像窜词了,没关系,总之,我要让所有人再也不敢喊出那句“皮尔卡档”!!


然后,在一家10gil一杯酒的破酒吧里,他遇到了此生最重要的一个人——因为被教授夺走了研究成果而体认到学术界黑幕的潦倒青涩的HOJO。这简直堪称是前世回眸了500次才能修到的人品。他们一见如故,互相大倒苦水。一杯一杯又一杯,最后相拥着去了HOJO租的小地下室,互相争夺着抽水马桶好让胃轻松一下。


“HOJO,这样下去不行。”卡裆跪在马桶前痛定思痛地说,“你,智慧超然。”


他又指了指自己,“我,野心勃勃。我们怎么能让自己腐烂在这糜烂的世界里?!!”


“没错,这个星球就像个疲软冒油的中年大叔,他需要一个强有力的声音!”慷慨激昂地看着快把头埋进马桶里的HOJO。皮尔卡档觉得天才般的奇思妙想简直是在他的脑袋里乱窜。这一刻,慕斯女神与他同在!


“我只知道,呕……”HOJO似乎也被这伟大的前景所感召,潮红了脸颊断断续续道,“科学需要的是我这样的人站在他的肩膀上。”


惺惺相惜的革命友情正是在这一刻建立了起来。皮尔卡裆激动的揽住HOJO的肩膀嚎叫着,“我们要另辟蹊径!告诉我,最赚钱的是什么!!”


“恩,恩……什么最赚钱……”


“是能源啊!!HOJO!!能源!!!没有能源,所有的高端武器都别想开得动!!你的课题!无价的!!!”狠狠晃动了一下HOJO,“就让那些个庸人为《魔晄溢出地区的神奇菌类植物》而沾沾自喜去吧。他们只看到巨大的蘑菇,我们却把它做成能源!”


这天晚上这对终于相遇相知的心灵好友迅速的统一了战线,明确了分工。在黎明到来时,这两个将要开创一番大事业的人互相枕着大腿与手臂醒来。在“靠,睡晚了。我还有个合同没谈拢。”“擦,我的实验,我的报告。”这样相印成趣的早安问候里奔赴各自的战场。


然后?


然后HOJO和皮尔卡裆,一个文,一个武。一个提供技术支持,一个提供资金。他们成为了成功爆了星球菊花的人。在米德加的大地上研发开钻了一座成熟的魔晄炉!从此,星球日日流泪,夜夜流血。


当然,曾今的那些武器大佬和黑心教授全都不甘于接受“这两个勾搭到一起,居然成功了”的事实。(此两句不分前后||||)


“拳头大的才是老大啊,HOJO。”皮尔卡裆默默看着自己这个月暴增的恶意魔晄炉“意外”事件,“魔晄武器已经不足以震慑这些宵小之辈了。”


“哒哒哒”HOJO边观察样本边打着字。


“HOJO,考验我们的时刻到了。我们需要能够上得电视直播,下得战场,罩得场子收份子的人才。你那个“关于魔晄溢出地蘑菇对于人们身体素质的影响”的研究怎么样了?”


“志愿者普遍表示蘑菇太大了咽不下,切小块了销量会更好。”HOJO漫不经心地继续打字。


“其它呢!”


“见效太慢,适宜学龄前儿童开始服用,会更有效果。”


被HOJO那目空一切的“我说了你也不懂别瞎参合”的气场排斥在外的皮尔卡裆猛地狠拍了一下桌子,“不搞定那些竞争对手!你的实验室!你的志愿者!你的资金统统都没有了。”


“虽然如此,但是如果直接进行魔晄照射就不同了,社长。他们一旦能扛过去就会远超常人。但是上电视节目的话,咳,魔晄也没办法给他们美容。另外,这个是最近研发的附属产品,魔晄处理过的药材制作的“你的头发还好吗”生发洗发膏。”


“……好吧。实在没法上电视的先别提升等级,带个头盔遮遮就好。那个洗发膏没问题就加点香味,我卖了补贴下最近的维修炉子费用。”


所以,你看,皮尔卡裆的神罗在一开始的时候,也被重重的缭绕的黑幕以及经费问题考验着。但是,与其他那些庸才不同的是。皮尔卡裆!是注定要做站在神罗100层顶迎风招展并让人们脖子脱臼地仰望他的肚腩的人的!他在经历黑幕的时候想的是,“啊,这招好老辣,呜呜呜呜,心痛死我的钱了,以后就这样收拾别人。”


这样大概艰苦奋斗了好几年,他和HOJO之间建立了非同寻常的革命友谊。皮尔卡裆深深满意HOJO宅在实验室里除了讨要经费否则不挪窝的好习惯,真是个好员工,给他一根胡萝卜就拉磨!HOJO则是深深折服于皮尔卡裆穷的只剩钱,以及万一实在没钱就允许大尺度违法违纪无下限啊不,准确来说是充满了科学激情的诸多实验提案。


何况,雪中送炭总比锦上添花要让人刻骨铭心,还能有什么样的友情能比这两位更感人?HOJO那用烧杯煮开水帮皮尔卡裆弄平衬衫而烫红的手指都不答应。


当然,即使是兄弟也会倪墙,即使是父子也会相残。


“HOJO,你到底还要挖多久!!那个蘑菇已经市场饱和了!!我连当做员工福利发放都堆着没人吃了!”


“哒哒哒哒哒哒”


“HOJO,每次我们都要这样吗?”皮尔卡裆沉重真诚地握住HOJO的双肩,“记得你的实验室?你的志愿者?你的资金?”


“这里的魔晄简直不需要捅就流出来了,懂?”


“所以?”


“所以我很忙,你先把这个看完再来问我。”


皮尔卡裆被一本厚厚的计划书戳到了鼻子跟前——《奸商星球以及他的头号奴役对象——古代种的生活习性》


皮尔卡裆作为神罗总裁看过的企划不知凡几,但是敢于用这样厚到全身散发着“我就没指望你看完看懂,忽悠你没商量”气场的企划书来敷衍自己的人全都已经被“穿小鞋”致死了。但是!凡事总还是会有些例外的,比如像对于HOJO这样的好员工,例外这个词就是为他量身打造的。


默默拿过鼻子底下的企划书,忽略掉不知所谓的标题并且自动把当中那充满了科学激情的300页代换成“以下省略**字”,皮尔卡裆成功一次就翻到了最后倒数第3页。哼哼,我是不会败在同一招上第二次的。


………………

……………………

…………………………


皮尔卡裆遭遇到了人生的大考验,这种全身通电,心跳200以上,膝盖发软的感觉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


他情真意切地对着HOJO那油腻腻的头顶咏叹道:“Only You,能够了解我漆黑的心灵,填满我黑洞般的欲望!”


皮尔卡裆原地陶醉地转了个圈,遗憾手边没有香槟好让他冲冲那扫兴的 毫无反应的 油腻腻的 加班好几天让人感动但是真的很需要洗头的  HOJO。


“HOJO,资金马上就到位,我就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的,4年前我们从蘑菇里找到了一线生机成功让那些贪婪的渣滓闭嘴,4年后我们会踩在蘑菇之上君临星球哦哈哈哈!!!”


然后他的嘴被滤纸塞住了。“别激动得对着我的培养基乱喷口水。”


皮尔卡裆用满是慈爱的眼神纵容了HOJO的无理行径。事实上,现在的HOJO在皮尔卡裆眼里简直是个孵着金蛋的金鸡。


“皮尔吉丹特,我要几个soldier随行,只有亲自去挖掘现场我才能放心。那些畏畏缩缩的蠢材完全不值得信任。”


“恩?这个,这个不太好吧,soldier全派出去巡回演出,啊不对,是进行爱心活动送爱心了。”说道这些皮尔卡裆自己也颇有些不屑地撇了撇嘴。


“连一个都不留下吗,你这虚荣的没远见的皮尔鸡蛋特。”


“好吧,还有几个,只有你,要知道,”皮尔卡裆有些感动地想,只有这个好同志才矢志不渝地对于自己的名字表示足够的尊敬,“别人我才不会答应。记得把他们都带回来,抚恤费很贵的。”


好吧,从这里,想必大家已经从上帝视角看到了一个HOJO守口如瓶的秘密。关于如何既不为难自己的糟糕心情,又能兼顾到钱包大人敏感脆弱心灵的好方法。


哼,那些蠢货。活该被泡罐子喂蘑菇。


至于志得意满踱出了实验室的皮尔卡裆先生,现在正在按着计算机。


“实验经费是加给你没错,但是工资奖金就对不起了,贴心的好同志。你一定会理解我的苦心的,身为一个科学家,何要浮名呢?只有实验出成果才能让你的精神永存。”


这里需要补充一点,皮尔卡裆总裁虽然以不靠谱著称,但他惯常认为自己要撑起一个大型全球公司总裁的腔调。自从衬衫有专门的女仆来烫而不是劳动HOJO的小烧杯起,他就很少这么喜形于色了。关于北大坑洞的魔晄号称不需要捅就溢出来的报告,皮尔卡裆其实也早就知道了,遗憾的是,那里的地理位置实在不适合造魔晃炉。还有什么能比看到了一个大机会却无法充分利用来上一发更让皮尔卡裆痛苦的呢!忧愁的总裁为此还拽坏了一只最喜欢的莫古娃娃。


现在可好了,终于要有突破性进展了哇哈哈哈哈……


当然, HOJO对此不屑地表示,“蘑菇养殖试点算什么,我要弄清楚造成星球能源汇聚的理由,掌握整个星球的科学。”


等,等等,这句话总有点不通啊博士。


这个宏伟的蓝图让皮尔卡裆念念不忘制造一个人型魔晄侦测仪,尤其是天可怜见真的存在古代种这种外挂。


可以看得出,两人对于这个计划抱以重望。棺材本拿出了没有不好说,但是敢挡路的人一定会被皮尔卡裆从神罗大厦100楼扔下去。


接下来的几年,HOJO甩下了皮尔卡裆包袱款款直奔北大空洞挖地去搞科研去了。同行的有塔克斯,soldier以及皮尔卡裆拐来交给HOJO的科研班子。开荒团总是热血横飞,激情燃烧,除了向皮尔卡裆要钱的月初那几天,HOJO觉得他可以再干500年,浑然不觉时光飞逝、白驹过隙。


所谓白驹过隙,就是白马挤缝隙。在这点时间里,一个反抗恶棍二人组的勇士应运而生了,所以他反抗了,然后他挂了。他的一生,简洁又明了,伟大且可敬。这个被扔下神罗大厦100楼的勇士叫做加斯特,让我们一起花费几行字铭记他。


不过皮尔卡裆显然对此心安理得,毕竟他大方地负责了加斯特的古代种老婆女儿以后的生活费。啧啧,让我们一起唾弃一下皮尔卡裆的三观。


“拿了我批的经费和工资居然想跑!”


“抢了我的科学部首席居然还敢卷了资料跑!”


“还好赚了一个半古代种。”两人高同步地一脸唏嘘,“多亏了我料事如神,运筹帷幄。”


喂……你们两个是不是忘了当初在合同上下文字圈套把人骗来的事了。还有你们充满科学激情的作风真的很成问题喂!


咳,恶棍总能坚持到剧终才被打败,所以加斯特果断只是个死在沙滩上的前浪。从被神罗拐骗来进行古生物研究到无绳百层楼蹦极,他对于神罗最突出的贡献就是一个装满了资料数据的尼布海姆实验室和一个婴儿。而这个婴儿被皮尔卡裆命名为萨菲罗斯。


“神性的流出,”皮尔卡裆一脸慈爱得意地看着吐泡泡的婴儿,“HOJO快喂他蘑菇。”


回答他的是干脆利落的奶嘴,塞在了他的嘴里, “我才是提供精子的人,去抱你家的撸发丝。”


“路法斯有人照顾,”皮尔卡裆恋恋不舍地放下了萨菲罗斯,毕竟,这个婴儿的诞生前前后后花的钱快顶得上一座魔晃炉了,日后也必定会创造远超于此的价值。在这一点上,路法斯的前景就完全不能保证,倒是不断花钱这一点可以肯定,也难怪皮尔卡裆看着萨菲罗斯的眼神总是更为慈爱黏糊些。毕竟有那一个半不听话的古代种作对比,萨菲罗斯的创收前景在皮尔卡裆眼里简直是一片闪闪发光的坦途。


皮尔卡裆只觉得诸事皆顺,接下来便是他和HOJO大干一场的时候了!

TBC

评论
热度(2)
2013-0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