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路出错 · 北大空洞

FF7 萨菲罗斯
杂食爱好者
手帐爱好者

FF7(无差) 我的爸爸妈妈

警告:cp是萨菲罗斯和克劳德的无差。因为他们不会有需要拉灯的发展。

旧文重发,含有莫名奇妙世界发展,以及不可或缺的OOC。

1.

“现在早上6点整,萨菲亲爱的快点起床了哦~”

“啪”随手按掉闹钟往被子里拱了拱。

“萨~~菲~~亲爱的~~~再不起床就格式掉你的电脑哦~”

“哗啦”猛的掀开被子冲进卫生间。

“可恶,她怎么进来又把录音换了的。”

搞定卫生,叼着面包冲去套皮裤。我恨设计这套战斗服的人。

咽下面包,整理胸口的皮带。

感觉一如既往的别扭,但是回想到柔声说“除了鱿鱼装以外,萨菲果然穿这身最完美啊,以后就这样了呐。”的妈妈大人就觉得其实这样穿习惯了以后还是很透气的……

5分钟后,我踏出了房门向实验室进发。踩着deadline上的日子总是别有一番不为外人道的惊心动魄。一路上保持挺直的背部、笔挺的肩膀以及训练有素的镇定表情,简洁含蓄的点头回应路上的致敬。

穿过神罗的繁复通道,总觉得有点恍惚。

我一直觉得自己的人生是分成两半的。

那个让整个世界扭曲了轨道狠狠倒车拐向未知的领域的早晨我大概永远都忘不掉。

我一直以为宝条博士是个可怕的可怜的没有下限的油头,爱好是戳戳弄弄实验动物,特技是眼镜片反光一闪拿出针头。

以及,老实说我讨厌他。

“你的妈妈叫杰诺瓦,”居高临下的博士推了推了鼻梁上的眼睛,“她生下你就死了。”

有些什么来不及进一步生长就被掐断了。

匆匆走进电梯,快速按下密码去往限定权限的楼层。

看着显示器上的楼层数一个个往下跳。

想到待会可能会遭遇的事,只有握紧拳头才能让自己镇定下来。‘为了电脑里的Jenny。’默默说服自己拿出英雄的勇气。

“叮” 到了。

跨出电梯走向我爸爸妈妈那称霸十几年连总裁都不敢掠其锋芒的领域。

“亲爱的萨菲~最近要出新的英雄手办~快点过来~”

“是的,妈妈”这个笑得无限温柔的女子就是我的妈妈,她叫鲁克雷西亚。她和宝条是夫妻。而我是他们的儿子。

平静地被鲁克雷西亚妈妈拉过去测量数据。

第一次见到妈妈们是在一个很奇妙的早晨。那天果然是与众不同的。

宝条在消失了一段时间后变得很奇怪。虽然他还是个可怕的可怜的没有下限的油头,爱好仍旧是戳戳弄弄实验动物,特技也不变的是眼镜片反光一闪拿出针头。但是他居然会为了实验范畴以外走进自己住的观察室。

“我带你去看你妈妈。”

然后我见到了杰诺瓦,我的妈妈。

在罐子里的妈妈有着和自己相似的银发,我心底立刻就相信了。

“她没有死。”宝条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如果是你的话,她应该会愿意和你说话的。”

我走近,手掌贴上冰凉的玻璃壁。

“妈…妈妈?”

“哐!!! 乓!!!!   咚!!!!!”

惊讶的回头看见逆光里踹开的门以及在那边站着的气势万钧的褐发女子。

“宝条你个死鬼,VS才是王道,JS全是邪道!”

2.

“好了。萨菲,数据好了。你爸爸过一会就来,一个人呆在这里没问题吧。”

“恩,妈妈。”拘谨的回答道。还拿着那些手办宣传册以及同人志的妈妈总是让人不敢小觑。

垂下眼乖乖让妈妈亲了一下脸颊,目送她风风火火的步出实验室。

“哒哒哒……”

看来已经走远了。

迅速回身进入爸爸的实验室找我的电脑。妈妈应该只是威胁一下的吧,Jenny好不容易刚升级过一次的。

“嘀——”数据流开始刷刷的滚过……

“请输入密码。”电子的合成音亲切的响起。

“火以毁灭给予新生”今次的密码是最近杰诺瓦妈妈常常叨念的新话题。说起来这次升级果然有效,电子音和妈妈的声音相似度上升了很多。

“萨菲罗斯……”

“Jenny,以后备份频率提高吧。”总觉得好不安。鲁克雷西亚妈妈总是不喜欢自己编写的Jenny。还好爸爸的实验室配置足够我挥霍,该说还好爸爸没有答应离婚。

真奇妙啊,自己居然会有一天叫宝条博士爸爸。

懵懂的看着揪住博士领带把他拖走的强大女士。我预感到她的到来会把自己习惯的一切都颠覆掉……

我第一次见到敢这么对待博士的人。

也许总裁都不敢。

而博士居然真的被拖走。

也许他是自愿的?

回忆起博士常备身侧的各色针剂以及外面那群助手。

“亲爱的萨菲,不用担心我和你爸爸。”后来鲁克雷西亚妈妈弯下腰揉着自己的头顶笑的狡黠,“那只是‘执子之手,将子拖走’而已。”

不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么?神罗LOVE里妈妈明明是这么写的。回想起来,还好那时候没把疑问问出来呢……

妈妈每次都用同一句话回答自己“A secret makes a woman woman”

而宝条爸爸只会说“不要相信你妈妈的洗脑,”顿了一下,“两个都是。”

“技术流拯救世界。”我淡淡的接上下一句,宝条爸爸总是这么说。

有时候,我觉得他也是爱我和妈妈们的。毕竟,他愿意忍受鲁克雷西亚妈妈堆积如山的危险杂志手办;愿意亲自给杰诺瓦妈妈换培养液,哪怕她从来不和爸爸说话;当然,他主动利用私权把实验专用的电脑给自己用来养活Jenny让我相信他其实就是爱的这么别扭阴沉。

但我还是讨厌他,我绝对不会忘掉在那个早晨之前他有多讨厌。

我发誓过要讨厌他一辈子,不,无视他一辈子。

3.

“过来,这个月的药物注射。”

在宝条进来之前就已经听到了脚步声,但是我还是头也不抬地继续搜索新兵名册。那对鸡妈妈和鸡宝宝组合已经听杰尼西斯和安杰尔叨念很久了。到底那只看到自己就躲开的小鸡宝宝叫什么啊可恶,我看上去那么可怕吗,杰尼西斯那个变态不才是新兵最恐惧上司top1吗?

——————————————————————————————

“不是小狗扎克斯和金毛路行鸟吗?”

“萨菲罗斯,说你死板你还不相信,女神原谅这个世界上居然有你这样24岁了还整天‘妈妈妈妈’不离口的死宅。”

“首先,我不是死宅,第二,我是技术帝。另外,恕我直言,在这个技术流的世界里你这样下去是种不出紫红色的笨苹果的,毕竟女神不是果农,《LOVELESS》不是肥料。另外的另外,紫色的已经够让人发毛了,为什么你不能让它们安安分分地在巴若拉传宗接代非要这样非人得折腾它们?”

“哼,难得说那么长的话,原来你的声带还没退化啊。看来我说对了,心虚的家伙,像你这么别扭的家伙女神保佑你你都上不了三垒,24岁的……唔……唔……安杰尔你居然……混蛋,让我说下去,女神教我诚实面对世界。”

安杰尔的及时插手成功避免了神罗大厦的又一次翻修,“但女神没叫你送死。”

——————————————————————————————

好吧,回忆结束。时间正好持续够久到针头插完自己并离开。

“糖在我一号桌的第二个抽屉里,乖乖一边呆着去。”那个人自顾自倒腾着那些看了让人眼晕的仪器。

“我不需要那些。”看到漫不经心点头一看就知道没当回事的宝条我第不知道几次咬牙默默去翻抽屉,“我去看Jenny。”

“如果是指你的Jenny程序,你最好教教她礼仪别老是想要到处破坏防火墙乱窜。如果是指你的杰诺瓦妈妈的话,她最近很烦躁,你要记得乖乖隔着防护装置和她说话。”

在我就要成功直接溜进妈妈的房间之前,那个人让人丧气地突然转身略低头从眼镜上方盯住我,“不要没脑子的整天妈妈说什么就做什么。再敢纵火就别指望拿身体检查试验来作为不参加总裁会议的借口了,别怪我没警告你。”然后仿佛多看我一秒都是浪费地立即转回去了。

看在女神的份上,你手里的样本还是我身上的,你当我是你的那些实习助手吗吗吗吗吗,挥之即来斥之则去?!没过河就拆桥丫混蛋!我果然讨厌你讨厌你讨厌你!眼睛度数那么深就不要学人家略低头从眼镜上方盯住人的谈话方式,你以为你是扎拉德戴的是平光眼镜么!!!!!

4.

进入妈妈那间——充满科学浪漫也就是到处诡异的瓶瓶罐罐以及复杂仪器以及居中那个泡着妈妈本人的大罐子——的房间以后我忍不住垮下了肩膀恹恹蹭过去忧伤看她万年不变放出紫色光芒的眼睛。

“妈妈?”

“……”

“今天从早上起就是兵荒马乱,都怪昨天安杰尔喝酒也就算了居然还把杰尼西斯那个阴险的家伙以及扎克斯那个人来疯都叫来,真是惨不忍睹到了女神都闭上了眼睛。差点就要酒精中毒了,那样一定会被宝条爸爸绑到手术台上操到半死,再被鲁克雷西亚妈妈教育到恨不得刚才已经壮烈在手术台上。”

“……喝酒没问题,但是居然喝趴到桌底下你以为你是英雄就没人敢扒掉你的底裤了吗,妈妈把你养这么大才不是让你糊里糊涂献身给你的狐朋狗友的!……”

“哦,天啊,能不能不要模拟鲁克雷西亚妈妈了,我知道前几周出任务很久没有理你很不孝但是我有好好听你唠叨纵火烧神罗方案ABC【】啊。”

“……我只是反应了你真实的内心……”

“我的内心空虚寂寞冷。”自暴自弃地掩面向后躺倒。在杰诺瓦妈妈面前总是会被直截了当地刺中软肋,但是事实上自己还是希望有人了解自己并且耐心地扇自己那些愚蠢懦弱繁琐一个耳光。当然,这只是个比喻。

至于火烧神罗是自己从第一次被脑满肠肥的总裁拍着头夸赞“好孩子”起就愈发坚定的一个夙愿了,而悲剧的第一次实践是我心里永远的痛,英雄也不是第一天就战术战略全优的。

“嘀嘀嘀——”拿出PHS一看,立即大惊失色,居然是神罗宣传部。

下午2点,神罗宣传部,新的一年招兵海报拍摄。

面若死灰地站起来敲敲妈妈面前的玻璃,“再见妈妈,我得去找些难兄难弟。”

“……class  1st 克劳德,安杰尔……”

“说的对。”

“……为朋友两肋插刀……当然……如果你能毁灭这愚蠢的公司就能自己制定规则而不是服从它……”妈妈的声音不屈不挠地在脑中飘过。

出了房间,绕过永远忙忙碌碌无视别人的宝条爸爸,我速度地冲向了安杰尔的寝室。

“安杰尔,我们必须想想办法,今年的宣传部来了很多可怕的女人。你不想被人……”我有些迟钝地在房间里扫视了两个来回,才明白自己的眼睛没有欺骗自己。我立即反手关上门防止士兵们看到这么幻灭糜烂的真实而梦想破灭统统回家种地去。

“杰尼西斯,你怎么能这样,安杰尔好歹是你的好朋友,你们从一个村子里出来,狼狈为奸合作愉快。”

“嗯……啊……靠,不要说风凉话,帮我把毯子拿走,缠住我了!”杰尼西斯狠狠推开安杰尔的脸努力从毯子里挣脱出来。

“啊,这样很痛啊,杰尼西斯!啊,萨菲罗斯,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只是醉倒在地上而已,你昨天逃的太快了。”

我斟酌了一下语气,努力显得可靠亲切,“恩。你们有收到宣传部的信息吗?”

然后,那两个人同时滑稽地僵住了,慢慢转头看向我,“你说什么!”

5.

5分钟以后,全体CLASS 1st整装待发,全体围坐在茶几边人手一个PHS,那认真的架势就好像在军事法庭上读自己的审判书。

“伙计们,这下可是大难临头了。”安杰尔不安地瞪着手机屏幕好像奢望能把消息瞪没了。

“哼,你不会出些具体的办法吗?前年还乖乖被拍来弄去的神罗好员工英雄萨菲罗斯大人。”天啊,杰尼西斯,如果不是为了不让场面失控并且不让你有逃过拍摄的理由的话,我一定揍得你没办法下床。

“最近没有雪崩来炸魔晄炉么?”我几乎不抱希望地问道。

“没有。”对面两人一起用死鱼眼越过我看向不知名的远方。

“不是雪崩,血崩什么的三流组织也好啊。”

“被你剿灭了。”“没错,三个月前。”终于收回了眼神对向了我的,但那更消沉的眼神里隐隐藏着责怪。

“那么,已经山穷水尽了吗?你们准备坐以待毙吗?”安杰尔你再这样什么都附和杰尼西斯你就完了。

“我很期待鲁克雷西亚博士每年代表科学部对宣传部的友情支援。”杰尼西斯你够了,“我记得博士的私人收藏是鱿鱼装对吧?安杰尔。”

喂,你不仁我就不义,“我也记得你的基尼熊装。”

“我警告过你·永·远·不·准·说·这·个·词……”就在我和杰尼西斯马上就要违反神罗第542【我是二】士兵行规条款进行斗殴的时候,安杰尔像安琪儿一样降临在我们之间并且把歪楼到乌台的话题走向重新摆正。

“你们想再去穿一次就继续好了。另外这是我宿舍,要打出去打。”安杰尔原来你也有如此可靠的一面,你果然瞒报年龄了对吧。

为了表现想要和解的诚意,我决定像个有理智的成年人那样坐回去,显然,杰尼西斯也是这么想的,那年的SAG无码绘本显然勒住了他的一切不理智冲动。天知道我们在这里打完一场以后,到底会被传成什么样子。

“叮铃铃铃——”又是打断!难道女神今天也不愿意我们好好坐下来消停地喝杯茶计较计较这件事吗?!

被我和杰尼西斯同时不耐烦地盯住的安杰尔有点窘迫地解释,“噢…嗯…是扎克斯。”

“原来是那只小狗啊,他不是转职鸡妈妈不围着你转很久了吗?安杰尔。”

但是这个嘲讽显然没人愿意费心去捧场给个后续。

安杰尔仅仅只是立即起身向窗口走去。“喂?扎克斯吗?什么事?”

喝了口绿茶,重新把冷静淡定的面具套回脸上的我正准备继续排查一下到底还有什么重要的非class 1st不可的任务没做。就听到安杰尔那里传出了操心爸爸模式的声音,“喂喂你居然把实验室的东西打翻了,你没有长出触手吧扎克斯。”

哦,天哪,是哪位博士的东西打翻了?我好决定一下是立即教你些急救措施,还是直接叫殡仪馆的人给你把多出来的地方处理掉,好让你的死状体面些。

“怎么办?安杰尔,博士说它会空气传播。喂,clu,喂…咔…嚓……”

“嘀——嘀——嘀——”

与此同时骤然响起的警报里,我们三个class 1st面面相觑。

“很好,借口来了。”

6.

利落的封锁,人员的撤离以及等等的措施无不体现了神罗高层对于实验室安全下的功夫。

但是,当生化危机要开演的时候,即使有红后也挡不住。同理,当一只小狗生命顽强却对于实验室缺乏敬畏以至于弄碎了实验室里的瓶瓶罐罐,当实验室里的疯狂博士是一个卧室堆满了天知道多少禁的漫画小说CD的强悍女人,当一群class 1st想要不择手段制造事端躲过宣传部的镁光灯,更巧的是,大概女神也在煽风点火,这群胆大妄为的class 1st里面恰巧有一个一年要去实验室报道100多天的技术宅,神罗就算把实验室砌成一个水泥块再埋到地底下去,病毒也还是会顺利传播开来的。

这就是为什么紧急封锁起来的神罗内部会出现白色兔子耳朵的萨菲罗斯,黄白相间山猫耳朵的杰尼西斯,黑熊耳朵的安杰尔,黑狗耳朵的扎克斯,狐狸耳朵的扎拉德以及路法斯的缘故了。


*********作者今天很没水准老是思维混乱的分割线***********


“为什么你们两个没有耳朵!不对,没有动物耳朵!”我几乎抓狂的看着一脸镇静表情的爸爸妈妈们。

“实验室的人早就打过疫苗了。真是些小孩子把戏,我还有事要忙。”宝条淡定的倒了杯白开水夹起文件就坐到一边去了。

“什么叫做‘你们’?亲爱的萨菲?”听到鲁克雷西亚妈妈歪头含着阴风惨惨的笑容盯住自己,冷汗就从背后的脊柱上滑了下去。

就在我思考着是立即认错呢?还是立即认错外加乖乖亲妈妈一下?还是立即认错乖乖亲妈妈一下并且让她捏捏自己的耳朵?的时候,她又阳光灿烂一脸贤妻良母地温柔笑说,“哎呀,真是的,一定是我听错了对吧?萨菲?”

被揪住耳朵不敢反抗的我默默告诉自己,这种时候,沉默是金啊||||||

“总之,新疫苗做出来大概要一周,等那个时候病毒的效果早就自己消退了。所以,”哦哦,这样意味不明的笑容真是好可怕,杰诺瓦妈妈快来救我,“大家好好享受这几天的独特体验吧~”


************************作者没水平的分割线**************************


“就是这样,我知道的已经全告诉你们了。”自暴自弃地放弃了捂住头上那两只可怕的毁灭形象的兔子耳朵。我彻底的后悔自己居然相信了所谓“哦,那个啊,放的是没什么危害的有意思病毒。有兴趣?萨菲?”这样的话。女神原谅我这可悲的傻瓜经过那么多年的教训居然还不明白“有意思”这几个字一旦是从我可敬的父母嘴里说出来的,它就不是一般意义的“可爱又无害的小念头”了啊啊啊啊啊。

“萨菲罗斯,原来你是这样一个变态。我居然一直都低估了你的恶劣,这就是你说的‘绝对没问题的小感冒一样的可以让我们顺利摆脱宣传部并且在几天后接个任务远走高飞的病毒’吗吗吗???女神原谅我居然相信了你。”安杰尔,你怎么还没有出现堵住杰尼西斯的嘴,平时你在3秒前就该采取行动了。

刚不堪重负地从沙发里坐起身,我就绝望地看到安杰尔对着镜子一脸感兴趣地观察着自己的耳朵。“我以前一直很喜欢熊。”喂喂,你战士的荣誉和梦想呢?顶着熊耳真的没问题么?

“得了,当初你们也同意这个计划‘让病毒小小地泄露出来一点’的。”

“其实你只是为了满足自己内心不可告人的欲望吧,兔子先生。”天啊,我有说过我最怕的东西之一就是杰尼西斯的胡搅蛮缠么?

算了,你和你的山猫姑娘呆在一起吧,我要去房间里宅到耳朵消失。

关起门,把让人恼火的一切撇到身后。踏出房门以后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糟,有人。死也不能让人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利落地从盆景后面揪出了一个小兵。正在急速思考是杀人灭口还是把他调到身边就近监视的时候,我认出了这一头金灿灿的鸡宝宝发型。哦哦,这就是那只每次在自己想要温柔地投喂他,看他可爱的样子的时候就以远超普通兵实力的速度逃出我的视线的那只鸡宝宝!这次终于让我逮住了XDDDD看来直接选后一种处理方式就好。

确定了一下内心的欢腾没有表现到面部以后,我严肃冷淡地问:“你怎么在这里?”

“我……我……”涨红了脸的鸡宝宝很可爱没错,但是继续呆在这里实在有些危险。

“跟我来。”虽然顶着兔子耳朵让我的严肃形象大打折扣,但是威慑一下鸡宝宝仍旧不在话下。

哎,成功把心仪已久的鸡宝宝拐回宿舍大概是今天女神唯一的垂怜了。说起来他的耳朵真是挺搭那头头发啊。

7.

陆行鸟:陆行鸟因其数倍于步行的速度不论在旅行或是战斗中都能起到很大的作用。基本特征为细长的脖子以及宽大的喙。有两条细长的腿善于奔跑,常作为(下划线)骑乘(下划线)用。成年的陆行鸟因体格大甚至可以乘坐数人。像鸵鸟一样翅膀已经退化,除了黑色的陆行鸟以外均无法飞行。带有特殊的体臭以标示自己的生息领域。喜欢吃的食物为(下划线)基沙鲁野菜(下划线)。

所以,重点就是陆行鸟喜欢野菜,喜欢骑乘游戏以及他们是人类的好朋友。喂喂,快点打住,自己当年学习用的大陆生物图鉴有许多微妙的不和谐这一点果然不是错觉……果然如宝条所言,不能相信鲁克雷西亚妈妈的洗脑。

打开办公室的冰柜,沉默地虚悬着手,半天不知道该伸进去拿什么好。怎么都是满满当当的啤酒啤酒啤酒,我的草莓味牛奶我的鸡蛋布丁去哪里了。

绝对是扎克斯做的。

很好,等会儿就把扎克斯扔给不满意自己耳朵颜色并因此恨上了始作俑者的山猫杰尼,有安杰尔在,他不会死的。

现在的问题是,除了野菜还有什么办法让鸡宝宝——啊不,按才查到的士兵信息应该叫克劳德——被收买并由此放下警惕让我揉揉他的头发和耳朵呢呢呢。

艰难地翻出旮旯里的神罗的福利——巨大蘑菇酸奶①。

“尝尝?我小时候常吃。”当然,是宝条逼我的,这点我忘了告诉你还真是抱歉啊。端着不动声色的表情我用那种——通常被杰尼山猫批判为 “萨菲罗斯你个装逼的闷骚家伙不要以为我会被你那张死人脸骗到,我绝对不会被你这种神一样的表象蒙蔽以至于一腔柔情,啊不,仰慕之情对着你兢兢克克地冒爱心泡泡的”——的淡漠公式化的语气说,“对于提升体能和反应能力有帮助。”

然后这只傻乎乎满脸红晕的陆行鸟宝宝就晕陶陶地撕开了包装挖了一大勺,有些怜悯地偏开眼神,这么好骗真是让人更想骗,有帮助是没错但那个味道是传说中的神罗一绝啊。

对面的鸡宝宝,啊,克劳德,一口吞下了那一大勺混合着蘑菇果肉的乳白色稠状物以后,露出了一种直接吞了一只柠檬而不是把它泡在茶里喝的表情,然后以一种绝对精彩的坚忍不拔,咽了下去,啊咧,居然咽下去了!居然不是喷出来么,亏我准备好牺牲自己这件工作皮衣了!克劳德你的直属上司是谁,我要撤了他居然没发现你这种大好人才,单这份勇气与坚韧就该举荐你啊。不愧是我看上的人。

但是,话说回来他没在我面前失仪好让我借题发挥半哄半骗地拐到身边来这可怎么办。

面上不显自己的扼腕捶地,冷淡递出一张纸巾 。

“……只是味道有些差。”哼哼,见识到了传说中大喘气的威力了吧,想当初我也是被这么耍过的。

结果对面的克劳德“啪”地一声把酸奶敲在茶几桌上,终于生气了吗,好吧殊途同归,对长官无礼也一样可以当做借口。对面的克劳德猛的站起来低着头以至于那些尖锐的头发在他的脸上打下了厚厚的阴影,正当我满怀期待被冒犯的时候,他跑了!

我无语地看着他一阵风一样地冲进了洗手间,然后传来一阵的呕吐声。怎么会反应那么大,悄悄往洗手间张望着看到那颗毛茸茸的头快要埋进了水斗里的样子,我难得发现有点内疚了。撩开因为心情低沉而垂下来挡住了视线的兔耳朵,我决定召唤鸡妈妈来安慰一下看起来快休克的鸡宝宝。

3分钟后,扎克斯就冲进了我的办公室,头上的耳朵抖啊抖地就像神罗看门巡逻的警犬。

“克劳德呢,他怎么了?!”真是让人感动的母子连心,不,兄弟情谊。居然在刚给我的冰柜捣过乱后还敢毫不迟疑地冲进我的势力范围内。如果你能解决克劳德的呕吐问题我就原谅你。

“他在洗手间。”

然后他就像一阵旋风一样卷进了洗手间。

一个人呆在工作区里突然觉得好寂寞。说到底克劳德到现在还没对我说过一句话呢,看来他真的很讨厌我。我该庆幸自己好歹是他的上司么,原来自己已经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那种穷的只剩职位的皮尔卡裆②一样的人了。耳朵又一次不受控制地挡住了我的视线,啧,我该把它们打个结么,老是垂下来我又不是垂耳兔。


PS:

*巨大蘑菇酸奶:详见《老总发家二三事》,一种伟大的蘑菇,荼毒了神罗的新一代。

*皮尔卡裆:仍然详见《老总发家二三事》,神罗总裁的名讳。

8.

“萨菲罗斯!克劳德到底吃了什么?!”

“呕……”那头金色的头发又一次埋进了水池里。啊,耳朵上的毛被水弄湿了。

“神罗公司特种兵指定饮品。”绷住脸阻止任何内疚和不安泄露出来。别指望我道歉,我又不知道会这样……

“呕……咳咳咳!!”

好吧,我会挑个独处时间和克劳德道歉的,请一定不要讨厌我不理我啊啊!站在内心中央举起正宗狂插大地!!!

“什么东西!克劳德快虚脱了!快叫医务兵来啊!”眼前的黑狗妈妈展现出了彻底无视自己的气魄并且理所当然地支使他的上级——也就是我。

“在神罗大厦被隔离检查病毒传染情况的时候把他送到医疗部?你真的不是想回收一个陆行鸟标本么。”

不理会手忙脚乱大吼“天啊!那怎么办!!???”的扎克斯拿起电话召唤宝条,体现你的价值的时候到了:“爸爸,我在办公室快点来。我知道你很忙但你敢挂电话我就去把培养槽的培养液倒光。”

“……你长出尾巴了吗?”什么!!!难道还会长出尾巴!!!

“没·有!”深呼吸,那个病毒那么逆天我早就逃不过Luc妈妈的毒手了,一定不会那么糟的!

“哦,”电话那头一阵诡异的沉默,就在我要沉不住气的时候宝条漫不经心地说道,“3分钟。”

刚一挂掉电话扎克斯就抬头炯炯有神地看着我,我忍住退后一步的冲动掐住蛋定说:“宝条3分钟后到。”

然后我要在这3分钟里什么都做不了傻站着眼看克劳德好友面板里我的数值一路降到负么!!呼……容我喘口气。那,是不可能的!拿出英雄的行动力来!

努力散发全身的“我是友好的动物之友我的爱心爆棚我只想温柔地投喂你”气场,我拿起一块毛巾递给了吐得萎靡趴在水池上的克劳德。

“擦擦吧。”好样的,萨菲!友善的肢体语言和一定的距离,投喂动物的要点满分!

“啊!咳咳……对不起长官!呕……对不起……”

我一脸震惊茫然地看到克劳德反应过激地拧开水龙头冲刷着脸,但是毛巾却拽紧了不用。

……好吧,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是碍于我是长官所以很惆怅很无奈……你可以自由地占据我的卫生间了……我不会再逗你了所以你也别泪汪汪地涨红脸妄想把自己缩进扎克斯怀里了……鸡妈鸡宝相亲相爱去吧,老鹰准备撤退了……

经历这次该死的神展开事件,克劳德一定会对扎克斯很感激吧,同时我就变成了传说中的欺压新人的傲慢混蛋……

可恶,为什么除了杀人打仗以外我再想做些什么就总是掉链子!!!!

<……因为你是神罗的英雄萨菲罗斯……只需要在战场上英勇无敌、战无不胜……>

<所以我连出门想买瓶饮料都必须满大街找到打着神罗LOGO的自动贩卖机不然就只能渴死。这样的惨剧只是因为身为神罗英雄一举一动都要起表率作用。>

<……如果你接受我的建议,就能强到不受束缚……>

<在我真敢那么干之前我铁定会被Luc妈妈干掉……>

<……我等你……一直……你的觉悟……>

一边走神地陪杰诺瓦妈妈忆往昔峥嵘岁月稠,一边开门把卡着点按门铃的宝条让进房间推进卫生间。

“他吃了蘑菇酸奶后就反应强烈,治好他。”盯着宝条脑后那根油腻腻的马尾努力让冰冷的视线穿透他的头盖骨给他一个清醒的认识——别想着把克劳德打进殉职名单里然后扛回实验室为所欲为。

“嘛,原来是只小松鼠。”慢条斯理地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宝条一脸慈爱地微笑【扎克斯眼神惊恐地瞪着我:喂!萨菲!没问题么!?博士笑的好扭曲!】着说:“带去我的私人实验室吧。他魔晄过敏了。”

<我没抓错重点的话,克劳德的耳朵居然是松鼠的么!!为什么为什么??!!>冲击太大我忍不住在内心嚎叫起来。

<……你重点绝对错了,人类怎么教你语文的?……>

在精神里被杰诺瓦妈妈迎头痛击了一下,我终于回过了神,那么好吧,重点是……“怎么会?我以为那是经过负责任的审查才发售的饮料。不要动不动就把人往试验台上搬。”

正当我思考要不要向Luc妈妈透露Vin叔叔这几天的实际行踪报复一下对面这个男人时,那人鼻梁上的眼镜片发出了雪亮的反光,“你不知道你所有的衣食住行都是我和你妈妈特别制作专人供应的么?”

去死吧!老变态!

9.

“请相信专业。”宝条漫不经心挑起一边的眉毛显得心情很好。然后就指挥手下把克劳德抬到担架上。

我一把拖住看上去不放心想冲上去对宝条饱以老拳的扎克斯,“冷静点。”

扎克斯猛地回头盯着我,“他才是该死的士兵终结者TOP1无冕之王,我信你才让你叫他来,但不能离开我视线!”

“他挺专业的。” 好样的!真是个够胆,记仇的宝条还没走呢,下月体检有你好瞧恩。

我正头痛这次扎克斯很难被自己故作轻描淡写的样子说服,快来个谁转移他的注意力吧。

“博士,你们这是在?社长希望看到这次骚乱尽快解决。”那是个阴天室内还戴墨镜的西装男, “这个士兵是?”

谢谢你了善解人意的Turks,“是Turks,Zax,”轻踢一下冷静下来的扎克斯,“一起糊弄走他,别让他靠近克劳德。”

“哎,这次的病毒很棘手啊,我还想让Turks多多‘协助’一下呢……”宝条一脸热切地上下扫视着那个Turks,估计没人想知道这协助具体是怎么个协助法。

赌上英雄的职业素养,那个Turks绝对背部僵硬了。

“3分钟。”

“哼,1分钟。”

“啧,真差劲,1分钟都没坚持住。”

搞定一个Turks其实是有难度的,但是宝条一脸阴笑把恐惧光环都开出来了,Turks也是人,落跑自保也是正常的反应。

接下来没什么可说的,宝条在把人往他的实验台上送的专业素养绝对不容质疑。克劳德顺顺利利躺在了无影灯下。

“亲爱的儿子,”雪白灯光下宝条笑的异常肉麻,“我一定会让这只小松鼠彻彻底底地,不再受魔晄过敏的困扰。”

……克劳德真的不会死吗?总觉得应该把Luc妈妈也叫来才是的,不对,那样说不定克劳德真的会多出松鼠尾巴。啊啊啊啊,我死也不会离开实验室半步的,一定不能留克劳德一个人面对宝条的手术刀。

“萨菲罗斯,”正失魂落魄间被扎克斯拍了下肩,“你也不是故意的,这种小问题博士一定能解决的。”

我怕的是宝条把什么都解决了,出来的还会是可爱的鸡宝宝吗?真的不会变成Cokatolis吗?①我决定还是把鲁克雷西亚妈妈叫来。克劳德一定会理解我的,比较起来就算长了松鼠尾巴也不算是太糟糕。那么,先向杰诺瓦妈妈祈祷以策安全吧,闭上眼集中精神……

“萨菲亲爱的,你怎么在这里?”

!!猛地回头就看到距自己5厘米的 鲁克雷西亚妈妈 的脸……

救命!太可怕了,鲁克雷西亚妈妈真是无处不在。小心翼翼不露声色地往后退了退和那过于穿透性的目光保持距离,“我不小心让下属喝了我的‘特供’蘑菇酸奶。”

鲁克雷西亚妈妈顿时露出了意味深长的微笑,“过敏了?”

“是的。”妈妈似乎很兴奋,我忍不住绷紧了下颚。完蛋了,克劳德我不是有意害你的,你长得那么像可爱的陆行鸟,妈妈一定不会把你改造成奇怪的东西的……

“放心,我去看着你爸爸。一定让人完整地从手术台上下来。”妈妈飒爽地一转身把手里的一堆资料和瓶罐叠到跟在她身后的那个Turks捧着的两个箱子上,“文森特,帮我放到桌子上去吧,谢了。”

“萨菲和文森特好好相处哦,我很快回来。”

……

……

相视无语。

“需要我帮忙吗?”即使涉及我妈妈我也得说文森特叔叔你太任劳任怨了,你确定你看得到路?

“谢谢,我没问题。”被杂物遮住脸的Turks如履平地毫不迟疑地往桌子的方向走去。

“厄,”扎克斯一副不知道怎么开口的表情,“那位博士就是……”

“我妈妈,鲁克雷西亚博士。我以为你知道。”

“别担心,鲁克雷西亚博士答应了就一定会做到。” 文森特放完东西一脸淡定地挨着我们坐了下来。

于是,两个Soldier一个Turks排排坐在实验室门口。

事情怎么就发展成了这种样子的?

10.

有些事发生之前你会坐立不安患得患失,但是一旦势不可挡地发生了反而让人松了口气。当然,我并不是指之前的抗争是没必要的。

手术一结束我和扎克斯就冲了进去观察克劳德多了点什么还是少了点什么。星球在上,非要选的话我希望是前者,毕竟做减法总比做加法简单易行的多。

唔……看上去情况还是很乐观的,克劳德少年仍旧一对松鼠耳朵两只手臂两条腿也没有多出尾巴各种数值看上去也很正常也就是说……

“等他醒了就没事了。”既然没事了,我摆出面无表情的冷漠样就变得轻而易举了。毕竟还有实习助手护理人员在边上看着呢。

扎克斯好像压根没听见一样一把握住克劳德输液的手,“会有后遗症吗?这孩子一直想成为Soldier。”

“没有,宝条一旦较上真还是挺可靠的。”

等等?Soldier!我怎么没想到呢,每个小兵都想成为Soldier,哪怕高危坑爹。一入军队深似海,从此幸福是浮云。只做个小兵,安排任务的时候罩着他就好了,但是如果变成Soldier就只能被压榨到死了。不过,这次看来克劳德对魔晄反应这么大,以筛选Soldier的高淘汰率,估计初选就没戏。呼……真是太好了。

等我的思维已经跑偏到让克劳德做自己的勤务兵天天帮忙收发文件泡咖啡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我刚才把克劳德的好感度刷成负的了。

大!危!机!

“喂喂!”尚自沉溺在痛苦里突然被拍了肩膀,“克劳德没事啦,你也别纠结了。刚才抱歉了,我不该那么说的。你也不知道会发生这种事。”

爽快坦率可以轻松说出“我很抱歉”的扎克斯突然耀眼可靠的可恶……

“我才没有在意,既然没事了我走了。”

点了下头,干脆利落地转身离开了房间。

……我有保持高贵冷艳的特别技巧♂……

很好,萨菲罗斯你的人生完蛋了!为什么要离开啊,说点坦率的话会死吗!?救命刚才那个欠揍的高冷真的是我吗??!!

#每天都想杀死几秒前的自己#

“人和人之间不存在相互理解……明白对方在想什么这种事……唯有在细胞的集群中才能实现……”

“谢谢建议,妈妈。可我是人类的交流能力欠费,不思考怎么加技能点反而金手指改背景设定会被封号的。”

#能够流畅交流的对象是永远中二的妈#

我还是去死吧……活着浪费粮食……世界和平没有械斗的话,我一定会饿死自己。

我的根源大概就是垂耳兔吧……

TBC


评论(2)
热度(42)
2015-08-13